铸铜雕塑、大型铜雕、园林雕塑、景观雕塑、铜钟、铜鼎、铜香炉、铜佛像等等各种雕塑生产企业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中西方雕塑艺术最初的缘起-塑造语言
新闻资讯
中西方雕塑艺术最初的缘起-塑造语言
栏目:新闻资讯 发表时间:2019-4-1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盛鼎铜雕工艺品制造公司

考古学家们证明,大约在三百万年以前人猿揖别,以制造工具为标志开始了极为漫长的人类历史。在地球上不同地域生活的人们,因自然环境的客观因素、自身的生产能力、信息传递和交通条件的诸多限定,从古至今一直存在着不平衡的发展。尤其是史前处在极原始状态完全依赖自然而维持基本生存的远古先民更是如此。中国大陆从猿到人各个进化阶段均有相当完整和系统的遗址、遗物被发掘,然而迄今为止所能见到的人类最早的雕塑遗迹基本上出现在欧洲大陆,这是多年来萦绕在许多学者心头的不解之谜。

令人欣慰的是考古学家和地质学家们的不断努力,为我们一步步接近谜底显露端倪。在整个欧洲大陆遍地都是极易加工的上好石材——燧石。这就为智人达到创造较为精确形体的能力提供了最为重要的基础。中国的史前人则没有西欧尼安德特人那么幸运,大自然没有向他们提供与他们同类的欧洲人相同的物质条件,因此要达到掌握完善的造型技巧则要走更为曲折的道路。如北京人遗址周围的石料主要是极难加工的石英石,经过漫长的摸索,北京人才掌握了石器的特征,但创造的石器还相当粗糙。贾兰坡先生曾多次进行试验,在《中国大陆上的远古居民》中,他描述到“用火石模仿着打制出一件像欧洲那样的‘石斧’很容易,但用石英模仿北京人打制出一件细小的尖状器则有很大困难。”

我国境内最早的雕刻器和刻有狩猎情节的骨片,距今有两万八千年左右(1963年在山西朔县峙峪出土)的历史。在公元前两万九千年的时候,欧洲奥端纳文化的创造者们已经在质地比较松软的石灰石上雕刻出体态丰满的女人小雕像。由此可见,物质条件和环境因素对史前人类艺术活动的影响不仅不可低估,而且必然成为艺术形成之初无法克服的巨大限定,这种限定直接作用于人的活动方式,同时注入其审美行为之中。

直至新石器时代,可塑性的物质材料(黏土)逐渐取代了坚硬的石块,中国史前的雕塑发生了质的飞跃。泥条盘筑的各种器皿、各种动物和人物形象,虽稚拙但较轻松的捏塑手法表现出中国先民对塑造语言的把握颇有驾轻就熟之感,并且一直把塑造作为主要的造型手段,日臻娴熟、自如灵活地应用于青铜器造型。泥土的塑造与火的烧制,金属冶炼和铸造技艺的结合,创造出一个骇人惊叹的青铜时代。闻名中外的秦始皇兵马俑就是运用塑造语言完成的艺术杰作——世界第八大奇迹。

事实上中国早期雕刻的语言主要集中于对玉石的雕、琢、磨,真正具有完全意义上的雕刻语言的作品大抵发生在秦汉之际。随着佛教传入而导致大型石窟艺术的发达,中国雕塑、雕刻的语言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甚至一时成为其主导语言。然而随着佛教终于融入中国本土文化,即“宋明理学”之后,寺庙取代了石窟,庙堂之中林立的彩塑,紧贴中国文化传统的塑造语言又成为中国雕塑发展的主体。

相比之下西方人则对雕、刻的手法显示出得天独厚的敏感和偏爱,构成他们雕刻艺术发展的主体及主要擅长的造型手段。从西方史前雕刻至希腊、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一脉相承地将石雕艺术不断推至一个个高潮,尤其是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更是纯熟地运用雕刻语言的典范。

17世纪巴洛克风格的代表人物贝尼尼,将坚硬的石头雕刻得犹如丝绸般华美柔软,人物衣褶翻飞飘舞,充满动感,激情洋溢。19世纪末的罗丹不仅以酣畅的泥性、极好的塑造语言促动西方传统雕塑走向现代雕塑的发展转型,而且他对雕刻语言同样表现出非凡的创作活力。所以,只有从中国和西方不同的雕塑风格中,我们才能更清楚辨析构成中西方雕塑艺术两大传统的基因及最初的缘起。